首 页台盟讯息 > 市委要闻

“引入第三方托管 实行准备金制”新闻报道引发关注——台盟界别政协委员建言完善共享经济押金监管

 
【字体:
 

  WDCM上传图片

  近期,一篇名为“你的押金退了吗”的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共享单车金额巨大的押金及其监管缺失引发了社会公众的担忧。在今年上海“两会”期间,台盟界别的市政协委员吴珍美、庄峻斐提交了一份《关于完善以共享单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押金监管的建议》的提案。

  退押金难问题日渐突出

  吴珍美告诉青年报记者,虽然自己不骑车,但近期周围一些年轻人就遇到过共享单车倒闭后押金难退的问题,她敏感地意识到这是共性,而不是个性问题。

  “随着共享单车市场容量的扩大,其收取的押金资金池将不断扩大。共享单车聚集数量巨大的押金对其他共享经济行业产生了示范效应,如共享雨伞、共享篮球、共享充电宝、共享汽车等共享经济行业的服务使用都需要预付押金。与此同时,共享经济企业因各种原因导致退押金难的问题日渐突出,涉及用户众多。”

  监管缺失易引发金融风险

  在吴珍美看来,共享经济押金管理缺失引发的问题主要有三:分别是侵害公共利益、易引发金融风险、侵害消费者公平交易权。她指出,目前已经曝光的町町单车、小蓝单车退款难问题,当企业资金周转困难资金断链时,就会出现卷钱跑路,导致押金难以退还的兑付危机。这不仅会侵犯到广大用户的利益,而且会对共享单车行业甚至整个共享经济带来信任危机。进而引发大规模的公共利益风险。

  据调查,目前市场上的共享经济企业极少与消费者签署关于押金的协议或条款,在对押金的使用、托管、监管、退还、押金利息或收益归属上约定模糊。共享经济企业在对退还押金上设障碍,如退押金就无法享受月卡等优惠、退押金需提前申请并等待审核、押金退还的时间过长等,由此损害了用户公平交易的权利。

  吴珍美分析说,共享经济企业收取押金作为一种金融行为,涉及社会公众利益及金融秩序,有必要对押金进行监管。而目前对共享经济的押金监管效果不佳,不乏存在着监管主体不明确、对押金的融资性质缺乏足够风险认识、法律法规滞后与监管技术落后等原因。

  引入押金流动性准备金制

  为进一步保护消费者利益,促进各类“共享”经济行业健康有序发展,针对共享经济押金监管,该提案建议建立银行押金托管模式。即引入银行作为第三方托管机构,由银行托管押金,从而消灭共享经济企业对押金的直接占有。建立共享经济押金托管制度,可参照基金托管和证券交易金托管的模式,选择商业银行来担任合格托管人,同时移植相关的制度。同时,由银监会对银行押金托管业务进行资格审核与运行监督。

  金融管理部门应规定共享经济企业必须在其业务开展地开立公司资金专用账户,严格区分企业自有资金和用户押金、预付资金,实施专款专用。共享经济企业作为被监管者应及时公开押金数据及管理情况,明确押金收取标准、退还时间和方式,在满足用户的知情权的同时,便于银行押金托管。

  吴珍美在提案中还建议,实行押金流动性准备金制度。为规避挤兑风险,借鉴银行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出台共享经济“押金流动性准备金制度”,即共享经济企业不能把所有的押金都用来投资,应该保留一定比例的押金存放在银行作为活期存款,以应对用户退还押金的申请。至于准备金的比例设到多少为合适,应该根据实际的情况和经验予以确定。押金流动性准备金由押金的托管银行负责操作,银监会应当给予银行帮助和监管。

  定期公布企业“黑名单”

  她还建议建立押金投资标的审查制度与强制保险制度。为确保押金的投资安全及金融市场秩序的稳定,有必要对押金投资标进行审查,即金融监管部门事先划定使用押金进行投资的标的物范围(定期更细),共享经济企业在范围内选择押金的投资标的,并上报给金融监管部门审查,审查通过后托管银行才会进行执行投资指令。为有效规避金融风险,政府应规定共享经济企业建立押金投资的强制保险制度。保监会应对押金投资强制保险进行监督,制定相应的操作细则,对保险公司的押金投资强制险业务进行监督管理。

  “金融及市场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共享经济运营整个过程的监管监督,建立多样化的监管体系和举报执法平台。针对目前较为突出的泄露倒卖用户隐私、非法集资、卷钱跑路等恶意损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应及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提高违法成本,加大打击力度,定期将违法企业以负面清单的形式向社会公布,营造不敢违法的氛围。”吴珍美表示。(来源:青年报 记者/范彦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