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自身建设 > 盟员风采

潘孝彰:忆《中国医学百科全书》

 
【字体:
 

    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百科全书,该书概要地记述人类一切知识门类或简述某一知识门类的知识,是一部工具书。百科全书在规模和内容上均超过其他类型工具书,常被誉为“没有围墙的大学”。百科全书质量的高低己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科学,文化及其它领域发展水平的标志之一。世界上著名的百科全书有大英百科全书,教育百科全书等。
 
    中国经历了十年浩劫后,痛定思痛,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己释放出改革开放的讯息,全国各领域出现新气象,医学界也不例外。1978年卫生部就酝酿编纂一套中国自己的医学百科全书,1978年4月在北京召开筹备会,当年11月在武汉召开第一次编委会,正式建立相应机构。时为卫生部长的钱信忠任编委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由黄家驷、季钟朴、郭子桓、吴阶平、石美鑫、涂通今、赵锡武等担任,秘书长由当时的科教司长陈海峰掌印,副秘书长中有二位是原上海医科大学(以下称原上医)的冯光和戴自英,其它二位是施奠邦,朱克文。编委共159位,都是各学科的佼佼者。会上决定把医学百科全书办公室设在原上医,办公室就位于树有颜福庆塑像的草坪左侧小楼内(现该楼己拆除)。这幢小楼成为在卫生部领导下,全国92个百科全书分册编纂工作的指挥中心。当年编委会决定出版92部医学百科全书分册,涵盖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口腔医学、基础医学、特种医学及中医学等,共设20000余条目,4000余万字,作者4000余,第一部分册于1982年出版,维吾尔医则殿后,及至2005年才出版,历时23年。以下列举20部分册的出版年份及主编和副主编。
 
      免疫学(1983年出版,主编谢少文,副主编吴安然);免疫性疾病风湿病学(1992, 张孝骞,谢少文,张乃峥);肿瘤学(1983,吴恒兴,金显宅,李冰);寄生虫学及寄生虫病学(1984,吴征鉴,毛守白,王季午);传染病学(1985,王季午,钱德,杨超前);肺病学(1986,孙忠亮,王鸣岐,穆魁津);消化病学(1987,陈国桢,李宗明,刘世强);血液病学(1985,郁知非,杨崇礼,杨天楹);心脏病学(1982,陈灏珠,榻湘耀);肾脏病学(1992,王叔咸,李士梅);内分泌及代谢病学(1986,钟学礼,池芝盛,陈家伦);神经病学(1985,张源昌,汪无极);精神病学(1982,夏镇夷,沈渔村);普通外科学(1989,曾宪九,裘法祖,吴蔚然,吴咸中);泌尿外科学(1982,吴阶平,熊汝成);神经外科学(1982,史玉泉,王忠诚,薛庆澄);皮肤病学(1984,杨国亮,李洪迥);眼科学(1985,郭秉宽,刘家琦,杜念祖);儿科学(1988,郭迪,宋名通,曾腺生);妇产科学(1987,王淑贞,司徒亮,苏应宽)。
 
    80年代初,我己毕业20余年,但也只领到传染病学中的一个大条目,字数限在8000字之内,文字要求精准,论点要有可靠的科学依据,深入浅出,让读者阅后就能一目了然,开卷有益。我的稿子被反复修改了5-6次。我又一次领教到什么叫“严谨”。上述列举的主编、副主编中,部分先贤是和我一起工作过的师长,有些则是我多次求教过的良师,如钱德、李宗明、王鸣岐、史玉泉、陈灏珠、汪无极等教授,他们都是以严谨而闻名于世的,由他们同辈人担任的主编、副主编及其所领导的团队,对于每个条目都是一改再改,精益求精,无一人把主编、副主编当作“荣誉称号”。每部分册放在今天,都堪称范文。可惜的是,当今年龄在45-50岁以下的医生,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国家还有这么一部巨著,极少有人问津,只有少数70岁左右的专家向我表示,他们钦佩这一“工程”之巨大,欣赏文字之精练,感叹概念阐述之清晰,他们多将其作为案头书。
 
    戴自英教授是编委会副秘书长,他每星期至少要去办公室主持一次会议,协调并解决全国30余主编单位在工作中提出的问题,做好和上海科技出版社工作的衔接等。他时不时会叫我去旁听会议,所以对上述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后来我才逐渐明白,钱信忠部长为中国医学百科全书的编写制定了分两步走的宏大计划,第一步是编写出版92部分册,计划80年代末完成一大部分。在这之前应着手筹备“综合卷”的编写,该综合卷共5部,即临床医学综合卷,由戴自英教授主编;预防医学综合卷,由顾学箕教授主编;基础医学卷由郑思竞教授主编;中医学及军事医学卷分别由中医研究院的施奠邦和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吴之理教授担任。前三部均由原上医负责,其中临床医学卷的字数最多,任务最艰巨。这时我才明白,戴教授有意让我先了解一点“百科”,为的是准备让我协助他挑这付千斤重担。1987年各综合卷的编委会相继成立,我担任临床综合卷的学术秘书,协助戴教授组织全书的编纂,协调矛盾。担子确实重。
 
    首先感受到的是精神压力,当时国内有一小部分舆论,他们认为原上医是完成不了上述任务的,对于我这样的新手,怕的就是这一大事“砸”在我手里,压力很大,陈海峰秘书长多次南下指导工作,他每次向我重复的就是一句话,即“把压力变成动力!”。
 
    其次,编委会决定,临床医学综合卷不是把内、外、妇、儿、神经、精神、眼耳鼻喉、皮肤等科的各个分册简单地凑合在一起组成合订本,而是要另起炉灶,决定要求临床综合卷的条目设置应参照世界卫生组织(WHO) 制定的国际疾病分类(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ICD)进行。众所周知,ICD共有疾病编码20000余条,我们这部临床综合卷不可能容纳数量如此庞大的条目,我们先翻译ICD,并从中选择常见病,去除一些冷僻的疾病条目。我们开过无数次会来确定条目,然后对其进行分类,这项准备工作共用了9个月。
 
    说到分类,又是另一种艰难。编委会要求不是依内、外、妇、儿等专科进行编排,例如肿瘤的条目应汇总所有内科、外科、妇科、眼科、耳鼻喉科、皮肤科、神经科中的肿瘤,先天性疾病条目则涵盖了心血管,消化,泌尿,神经诸系统以及口腔医学中的所有先天疾病, 感染性疾病条目则把临床各科的诸多感染集中在一起,其工作量之巨大不言而喻。我们把整理好的条目发送至全国著名的医学院校,以征求意见,力臻完善。在回馈的意见中,让我印象最深的是华西医大口腔系的反应,在我们原来设定的条目中,一些口腔疾病乃放在消化系统中,他们在回信中尖锐地指出:在西医中,口腔医学与临床医学,预防医学是并列的,你们怎么能把口腔疾病放在三级学科的条目中?我受到深刻教育,促使我更仔细审定条目,并于1988年把条目落实到负责撰写的专家。
 
    1989年下半年,我有机会作为访问学者去美国学习。当时综合卷的书写己完成60%左右,我把整个工作,包括计划要办的事务都交给了工作班子。三年回国后,整个工作进展不大,基本处于瘫痪状态。究其原因,一是工作班子和出版社的意见相左,二是班子中个别人和办公室的不和。人们总是说: 天时,地利,人和。这是成功三要素,我们临床综合卷占有国家重视的天时,兼有直接的领导与出版社都在上海的地利,少的就是人和,在花大力气协调好与出版社及百科全书办公室的关系之后,我意识到在人的因素中,作者乃至关重要,时己是90年代,人们津津乐道的是“市场经济”,我想我们也得按市场规律办事。终使近200万字的未完成稿件能在一年内收齐,整本书稿终于可以送出版社进行编辑加工了。
 
    临床综合卷于1997年正式出版,从筹备之年算起,共费时10年,其过程虽一波三折, 但终于能够完成,为中国百科全书的出版划上圆满句号(只剩下维吾尔医分册正在进行中), 本卷总字数720万,其条目编排新颖,分类清晰,文字精练,获得专家们的赞许。但进入21世纪后,整个医学百科全书己少有人问津,出现本文前半段描述的状况。戴自英教授生前曾多次向我谈论此事,并希望我勇于挑起重担,为临床综合卷出版supplement(增编), 每4年一次,以及时反映医学的快速发展。我知道大不颠百科全书也有增编,即The supplement to encyclopedia of Britannica,这是惯例。但我有自知之明,我承担此任务就犹如螳臂举鼎,自不量力。不过我还是不断在思考,为什么这一举全国之力,国家如此重视,又有全国4000余专家全力以赴,历时20余年才完成的伟业,最后却落得个“被遗忘” 或“全然不知”的结果?这是值得反省与三思的。个人粗浅认为:第一,百科全书应是一个长期的事业, 尤其是医学百科全书, 数年后就需要补充,更新一次,因为医学的发展太迅速;第二,国家需持续不断地投入,设立长久的医学百科全书办公室,负责长期出版增编及协调日常事务;第三,各主编单位应与牵头单位同心协力,把百科全书当成事业来办;第四,加强宣传,利用报刊,杂志网络等,让全国医务人员知晓;第五,电子版及网络版问题,当年虽无法考虑,但21世纪后本应择机进行。
 
    欣闻“中华医学百科全书”近日正式启动。此事源于2006年,吴阶平,巴德年等40多名院士联名上书,希望国家支持该项目,经国务院核准,决定由中国医学科学院牵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军事医学科学院和中医研究院参与。全书含基础医学19卷,临床医学50卷,公共卫生16卷,军事及特种医学14卷,中医及少数民族医27卷以及药学10卷。国家的投入相当可观,相信中华医学百科全书会超过中国医学百科全书。(作者系台盟徐汇区委盟员)